得到安慰_就要触手贴贴!
笔趣阁 > 就要触手贴贴! > 得到安慰
字体:      护眼 关灯

得到安慰

  “大祭司,是主持祭拜神灵的人。”

  这大概是爱尔莉塔第一次在母亲说话的途中插入进来。

  或许是童年时期对父亲的执念,大祭司的否认让年幼的小孩将这个解释记了很久很久。

  直至今日,爱尔莉塔依旧记得当初对方说这句话的语气。

  当时年幼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直至今日长大后回忆起来,爱尔莉塔才恍然,那大概类似于一种温柔、坚定但又遗憾的感觉。

  因为有大祭司的存在,她的童年是相当快乐的。

  虽然对方多次强调自己并不是她的父亲,但对于小王女来说,这个陪伴着她长大的男人,于父亲无异。

  每当出现什么她解决不了的事情,或者她不开心了的时候,爱尔莉塔会顾忌忙于政务的母亲,权衡自己会不会打扰到她,但面对大祭司的时候却不会有这种想法。

  她相当地依赖他。

  于是此刻探究那个人的过去时,爱尔莉塔想起来关于大祭司的一切,都是对方的好。

  是那个人温暖的怀抱,沉稳柔和的嗓音,春风般和煦的笑。

  好像任何问题于大祭司而言都能迎刃而解,任何诡谲狡猾的阴谋在大祭司面前都会无所遁形。

  爱尔莉塔见过了这个世界她认为的最完美的男人,被最干净纯粹的爱意浇灌过,所以在后面她的成长过程中,任何异性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魅力。

  要么幼稚,要么自大,要么无能。

  或许也有人没有那些缺点,可就是平庸。

  这就导致虽然很多人或看中她的身份,或迷恋她的外貌,也曾掏空心思地追求过她。

  但王女殿下全部毫无兴趣,久而久之,那些人便知难而退了。

  想着想着,爱尔莉塔的思绪有点飘远,直到她听见了叶云帆的声音。

  “主持祭拜神灵的人.”

  他下意识重复了一遍。

  女王陛下注意到了叶云帆的异样,她的洞察力素来很敏锐:

  “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

  叶云帆摇摇头。

  就字面意义而言,祭司这个词汇的确是这个意思。

  第一次听见大祭司的名讳时,叶云帆的第一反应就是刻板印象中的神棍老头。

  比如跳着奇奇怪怪的舞蹈,骗人说自己可以沟通神灵。靠着群体的愚昧而骗取崇高的地位。

  但逐渐了解大祭司之后,叶云帆的想法就被彻底扭转。

  “我曾经找出的唯一办法就是抹杀掉所有的玩家,消除一切锚点,将主神驱逐出这个世界。”

  叶云帆以个人终端里的那个小游戏为例,讲述了关于他对主神操控玩家进行入侵的剖析。

  “或许再幸运一些,我能够寻找到属于这个世界的等同于主神的存在。”

  所以叶云帆最终将所有的技能融合,只留下了两个技能,一个灵魂夺舍,一个精神沟通。

  S级以上是什么,叶云帆没有概念,但他觉得原本平均分配于三万玩家身上的超自然力量,即便只有三分之一聚合起来,也应该是一股庞大的力量。

  灵魂夺舍这个技能不仅可以夺舍他人的躯壳,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攻击到人的灵魂。

  而那一次,叶云帆将这份恐怖的攻击作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以灵魂自爆的方式,终于挣脱了主神的枷锁。

  向死而生。

  或者说,以死亡的方式获得自由和解脱。

  除此之外,意识于那场盛大的爆炸中湮灭之前,他用精神沟通试图寻找过属于这个世界的神灵。

  多次的反抗失败让叶云帆意识到,主神的存在并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对抗的。所以找到同级别的对手扼制祂才是最好的方式。

  “只是.我最后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成功了。”

  就结果而言,他好像成功了,因为那天降下的神迹救活了很多人。这个世界也有了对抗玩家的天赋者。

  可叶云帆并没有见到所谓的神灵。

  “你肯定成功了。”

  爱尔莉塔的语气有种执拗的笃定,

  “不然,大祭司不会说是你的朋友。”

  这个理由听起来很牵强,但是另外的三人都明白她没能说透的意思。

  既然主神存在,而这个世界也存在对应的神灵的话,那么大祭司毫无疑问是最可能接近神灵的人。

  关于大祭司的话题到此便陷入了停滞,因为他们对那个人的了解也仅限于这些。

  即便是和大祭司相识五十年的女王陛下,也没有更多的重要信息。

  他们谁都没见过那张面具背后的脸。

  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或许他没有名字。

  但无论如何,大祭司的出现拯救了两个对女王陛下而言最重要的人。

  只是相较于平安快乐长大的爱尔莉塔,十五的状态就不太好。

  在叶云帆询问的目光中,莱雅将话题转移到了原野的身上。

  “他被大祭司用药物强行抹去了记忆,改名原野。我们都觉得只要不记得你,他以后就能迎来新的人生。”

  说到这里,女王陛下几不可察地顿了一下,她的目光落在原野身上,平静的语气变得有些复杂。

  或许是恼恨,又像是悲哀,无可奈何。

  “可我们都错了。”

  “原野每次看见那个空间切割的能力,他就会失控。由于没有记忆,他的痛苦无法具象,也找不到来源,苍白又空洞,反而让他更加难以忍受。”

  重新醒过来的原野因为能力失控误杀了很多人,而这似乎也让他感到无比的痛苦,于是逐渐变得无法和别人接触。

  莱雅发现她的哥哥又生了病。

  “他患上了严重的肢体接触障碍。”

  任何人都无法接近他,包括身为妹妹的自己。

  拥有空间切割能力的原野实在杀伤力太大,每次失控都会死人。

  “所以我们又只能把他关起来,进行治疗。”

  如今的医疗技术比起当初已经进步很多,而且还有不少拥有精神方面能力的天赋者。

  莱雅觉得或许现在她可以治好哥哥了。

  可就像是历史的重演,一切治疗都无济于事。

  兄长重新醒来的喜悦荡然无存,那段时间,莱雅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她无法治愈他,只能每夜每夜抱着他大哭。

  莱雅怨恨兄长的软弱,可看着他如此痛苦,她也心疼。

  后来他们发现,限制器能够稍稍约束原野一些。

  不过这时候的限制器与当初熔北的那个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东西了。

  此时的限制器仅仅只是限制作用,它会释放出一些电流,让人麻痹,达到限制能力的效果,而不会弹出刀片致人死亡。

  于是莱雅便亲自下令给兄长戴上了限制器。只是限制器的效果也只是限制。

  治标不治本。

  想到那段黑暗看不到希望的日子,女王陛下至今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她转而看向原野,语气又有点怨气。

  “所以在你又一次失控后,大祭司将你带了出来,让你去考除秽官。”

  那个人说,堵不如疏。

  于是原野通过考核,成为了专门斩杀王种的除秽官,而他的刀刃自此也指向了异种而非同胞。

  只是无法与人接触的原野总是一个人,他没有同伴,就像当初的暴君一样被无数人畏惧忌惮。

  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女王陛下虽然满腹怨气,但她的讲述过程简洁而平淡。然而叶云帆仍旧听得心脏抽痛。

  不过到这里,他当初的某个疑惑也得到了解答。

  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叶云帆原以为是原野能力强,脑子机敏,有勇有谋,所以女王陛下看中他,才会分配给他那么多重要的任务。

  但现在看来,应该是为兄长操碎心的女王陛下了公报私“仇”,她不断给原野下达了各种任务,恨不得累死他才好。

  谁让当初哥哥抛下了她,留给了她一堆烂摊子。让她苦苦忙碌了五十年。

  这换作任何一个人,五十年高强度工作全年无休,谁都得怨气冲天。

  现在她是女王,命令他是应该的。而且这本来就该是原野需要做的事情。

  但这在外人的视角中,反倒是女王陛下器重偏爱原野的表现。

  “.对不起。”

  这已经是原野第二次道歉。

  因为他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一点。

  原野之前就觉得女王陛下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陛下看中他,器重他,甚至偏爱他。就连爱尔莉塔也是如此理解的。

  为此,她还有点嫉妒原野。

  因为母亲大人从没有如此关注过自己。

  母亲肯定很喜欢原野。

  若非如此,她怎么会把那么那么多重要任务都交给他去做。

  原野本来也觉得是自己的能力特殊,作为武器很好用,所以才会总是奔波于各种任务之间。

  好像根本没什么假期。

  不,不是好像,他成为除秽官之后就是没有假期。

  半天都没有

  不是在执行任务,就是在执行任务的路上。

  直到现在,原野才恍然——

  这哪里是什么器重偏爱,根本就是心中有怨的妹妹在对他撒气。

  但心中有愧的兄长大人半点怨言都没有,此时此刻只能像个犯错的小孩般低着头,说:

  “是我的错,让你艰难地走过了这么多年。”

  “.”

  莱雅定定看了他几秒,没答话,只是别开头很轻地哼了一声,似乎应下了这份道歉。

  一切说开后,往日里威严沉静的女王陛下终于在此刻微不可察地露出了年少时一些别扭的小动作。

  兄妹之间的巨大感情裂缝,在这一刻逐渐有了愈合的迹象。

  不过成熟的女王陛下显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亦步亦趋追随着兄长的少女,莱雅并没有沉浸于兄妹重归于好的氛围中,她的情感只有片刻的外露,随即又收敛得滴水不漏。

  “他离开之前,提前告诉过我。”

  女王陛下口中的这个“他”很显然指的是大祭司。

  “他说他找到了自由联邦的本部据点,要去亲自毁掉它,阻止主神的二次降临。不过能不能成功,大祭司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说到这里,莱雅的目光忽地定格在叶云帆身上,

  “如果等你恢复记忆,一个月之后他没有回来,那么就代表失败了。”

  原本这些话她是打算支开小女儿单独跟叶云帆说的,但最终莱雅并没有这么做。

  如果小女儿这次没有意外去熔北,依旧是那个被保护在温室中的柔弱花朵,女王陛下会尽一切力量像以前那样将孩子保护起来。

  但现在,她觉得也许小女儿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样柔弱不堪。

  爱尔莉塔的确像极了司眠。

  她继承了父亲的善良,单纯,与生俱来的强大共情力,以及过分柔软的内心。

  但他们却又不一样。

  爱尔莉塔比司眠坚强太多,也勇敢太多。

  否则当初被强行掳走的时候,她不会那么果断地割断自己的头发跳窗。

  也不会在意识到自己成为要挟女王的筹码时,那么决绝地要和司恒同归于尽。

  这份勇敢也许继承于母亲,也许是源自于大祭司的教导。

  总之,她的孩子现如今已经能够承受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当年十九岁的莱雅已经跟着兄长加入了起义军,而如今十九岁的爱尔莉塔并不逊色于她崇拜的母亲。

  “.失败了?”

  小王女并没有察觉到母亲此刻对自己态度的转变,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大祭司身上。

  “失败是什么意思,是大祭司会.”

  她很着急,却没有把那个“死”字说出来。

  “不是。”

  其实莱雅也不知道,因为大祭司并没有具体跟她说这个,但面对女儿,她还是选择了失败后最好的可能。

  “他很强,不会有事的。只是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再次面临一场可怕的战争。”

  再次,可怕的战争。

  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他们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主神的降临,开启的异度位面大门,宛如海啸般无穷无尽的异种,流血千里,尸横遍野。

  那样的惨状,除了出生于主城时代的爱尔莉塔,另外的三人都亲身经历过。

  “.”

  叶云帆的呼吸微微收紧,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画面。原野很迅速察觉到了这一点,去握住了叶云帆的手。

  果然,他的指尖有些轻微的颤抖。

  “好了,就到这里吧,也没什么别的可说了。”

  女王陛下随意摆了摆手,过去种种的恩怨情爱在今日被全部翻出,过于漫长的讲述让她感到强烈的疲惫。

  不是身体的疲惫,而是灵魂中透出的倦意。

  “好”

  原野带着叶云帆离开,而爱尔莉塔则是留在了王庭。

  大祭司的消失让她感到了强烈的不安和担忧。只有待在母亲身边才能让她有一些安全感。

  今天女王陛下没有再忙于政务,于是爱尔莉塔久违地能够抱着母亲睡,就像小时候那样。

  “母亲,给我讲讲父亲的事吧。”

  这不是爱尔莉塔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请求。

  由于历史原因,司眠的身份实在敏感。再加上,他的确伤害了莱雅,于是便要求除去关于自己的一切。

  莱雅成为了女王,而愧疚让司眠不想让自己成为妻子的污点。

  所以作为主城各大重要基建设施的首席设计者和建设者,司眠的名字并没有被记录下来。

  而当时年幼的小孩并不能理解什么是迫不得已,什么是两难全。

  孩子的世界里只有黑白两色,太早告知事实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做为母亲,女王陛下选择了隐瞒。

  但这一次,莱雅摸了摸小女儿柔软的短发,没有拒绝。

  “好啊。”

  父亲这个词,在她们之间终于不再是禁忌。

  根据已经了解的历史,在熔北时得知的过去,还有母亲的讲述,爱尔莉塔逐渐对父辈曾经充满血泪的过往有了模糊的认知。

  “我和他有过约定,如果可以,不让你参与政治。”

  司眠受尽了其中的苦楚,所以绝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经受一遍。

  渐渐地,爱尔莉塔的心里也隐约有了父亲的轮廓。

  他似乎很好,很聪明,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男人。

  只是这份温柔和大祭司不同,她的父亲有点太善良。

  太善良不是件好事,会变得软弱,很容易被不怀好心的人利用或伤害。

  爱尔莉塔很小的时候,就被大祭司教过这点。但这并不妨碍她想要去触摸那个早就故去的父亲。

  小王女向母亲问了很多关于司眠的事情。

  她一直以来的所有疑问和对父亲的想象,都在今晚得到了答案。

  直到最后,爱尔莉塔忽然转移了话题。

  “那原野呢?”

  爱尔莉塔还是没有办法叫他舅舅,只是这一刻她很想知道,

  “母亲,你恨他吗?”

  “.最开始是恨的。”

  莱雅的确恨他。

  至少在司眠死的那一刻,在她初登王座孤立无援的每个夜晚,莱雅是恨他的。

  “只是后来渐渐地,这份怨恨就变成了思念。”

  很久之后,莱雅从心理医生那里了解到,她的哥哥其实并不是软弱,因为那是病。

  无法控制,无法治愈的心病。

  能够在日复一日的痛苦中挣扎八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对他而言,死亡是解脱,而不是逃避。

  当时的莱雅无法接受,但几十年过去之后,每每当她再回忆起哥哥时,第一个出现在脑海里的画面不再是那个人颓丧枯萎的模样。

  而是他们在熔北起义的那个夜晚。

  “莱雅,这个世界不好。”

  她崇敬深爱的哥哥站在血与火的狂风中,朝她伸手,语气坚定道:

  “我们得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

  这句话是支撑莱雅成为女王,一路走到现在的重要力量之一。

  就政治成就而言,她其实已经超越了兄长。

  但直至今日,每每抬头,莱雅仍能看见哥哥朝自己伸来的那只手。

  她握住了那只手,不断前行,即便当初朝她伸手的那个人早已倒下,莱雅也不曾停下脚步。

  “母亲。”

  “嗯?”

  莱雅察觉到小女儿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这个动作就像是某种传递。

  莉塔对她说:

  “我们会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的。”

  “.”

  莱雅微怔,心脏忽地在胸口重重砸了一下。她把女儿深深搂入怀中。

  “嗯,我们会的。”

  这天晚上,她们相拥着睡在一起,前所未有地亲密无间。

  ·

  与此同时,原野和叶云帆也驱车回到了家里。不过不是他们曾经的家,而是那座小别墅。

  原野一路上都在看秦长生带来的那个绘本,最初他们都看不明白,但结合叶云帆醒来后关于主神的解释之后。这个绘本所表达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里面的两个母亲,也许象征着两个世界的神灵。

  只是偷走孩子和小游戏中的释放锚点截然相反,二者不能很好地结合起来解释。

  叶云帆摇头:

  “但我的印象中,并没有托小长生保管这个绘本。”

  这又是一个新的疑惑,不过现在的时间太晚,又刚刚接收了大量的记忆信息,他们打算明天再去找秦长生询问。

  回来的路上,他们两个人都表现得很平静,至少理智,很刻意地没有去提及曾经。

  就好像那是个未愈合的疤,稍一触碰,就会看见血淋淋的伤口。

  嗒——

  大门关上,原野下意识去开灯,但他伸出的手并没有摸到开关,而是半路被叶云帆抓住了。

  他浑身的肌肉倏然收紧,仿佛整个人被定格在了原地。

  漆黑的屋子里,唯有一点昏黄的路灯从窗户里透进来,只可惜他们两人都站在门口的阴影处,仿佛全然隐没于黑暗中。

  片刻的沉默过后,原野先开了口。

  “对不起”

  不论是作为当初的领袖十五,还是如今的原野,他都不是个会轻易低头道歉的人。

  但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三次道歉。

  发自内心,充满愧疚与自责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是是我太软弱.”

  青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艰涩,尾音透出了一点细微的颤抖。

  “是我辜负了你的努力和牺牲,我没有去往更辽阔的人生,我逃避了属于自己的责任把一切都丢给了莱雅,所以司眠才会.”

  就像莱雅今天说得那样,如果他能够再坚持几年,或许司眠不会死。

  后面的话原野没能说完,因为叶云帆忽地将他紧紧抱住了。

  “不是你的错。”

  没有人知道,在叶云帆得知自己消失后发生的一切,得知十五患病,日复一日枯萎凋零,犹如行尸走肉的时候,他是什么感受。

  也许心碎都不足以形容,更像是有一只手活生生将那块最柔软的肉捏成了狰狞的烂糜。

  暴君为深海女妖殉情。

  当初当做八卦听的野史,却是他们切身经历的过去。

  “不是你的错。”

  叶云帆重复了很多次,一次比一次坚定。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抚摸着青年的后脑,温声安慰他:

  “是你终结了黑暗的基地时代,奠定新生政权。如今帝国如此辽阔的版图,都是当初你那拼命的八年打下来的。”

  “我不会比你做得更好。而当初尚未成长起来的莱雅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

  “如果当初被留下来的那个人是我,我也无法保证自己就能勇敢地走向所谓的辽阔人生。”

  因为,被留下来的那一个人才是最痛苦的。

  真正痛失所爱的人是当初被留下来的十五,他忍受了这种可怕的痛苦整整八年。

  地下储藏室那满柜子的收藏品,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照片,还有小岛洞穴中那满墙的“叶云帆”。

  现在想来,那都是十五痛苦的具象。

  后来他即便死去也是背负骂名,承受怨恨,好似曾经一切的努力和牺牲都被抹杀了意义。

  这份痛苦太过可怕,即便几十年后他以原野的身份再次醒来,仍旧无法痊愈。

  叶云帆怎么可能再去指责。

  原野在黑暗中抬头,他似乎努力调整了许久的呼吸,才用不那么哽咽的声音问他:

  “叶云帆你不怪我吗?”

  “我为什么会怪你?”

  男人无声叹息,他低头亲吻着原野湿润的眼角,

  “我只是难过,只是后悔,只是怨恨我自己。要是那个时候,我能陪在你身边就好了。”

  “.”

  这句话就像是叩击在了他心脏上,一切的委屈和痛苦都得到了安慰。

  原野终于不再忍耐,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没入叶云帆的衣领。

  他总算哭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4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4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